对外贸易 - 黑龙江省商务厅
高级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 网站首页 > 综合业务 > 对外贸易 > 对外贸易 > 正文

中亚五国新鲜蔬菜市场浅析与展望
发表时间: 2018-07-26 16:21:49
信息来源 :对外贸易
浏览次数:495

整体来看,中亚五国新鲜蔬菜市场机遇与挑战并存。

机遇方面:第一,近年中亚蔬菜市场需求整体增长,低基数蕴含长期增长潜力。第二,因为地理、气候、技术的局限性,除乌兹别克斯坦外,多数国家蔬菜自给能力不足(特别是反季蔬菜),不同程度存在进口依赖。第三,中国蔬菜品种多、产量大、技术成熟,贸易产业合作契合度较高。第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完善促进贸易便利度提升。

风险方面:第一,相较其他海外市场,中亚五国蔬菜消费规模不大,短期内难以形成规模效应;第二,目前我国对该市场出口总规模有限,年间增速波动较大,增长基础尚欠稳固;第三,持续面临来自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在内的邻国竞争风险;第四,中亚五国都不同程度存在汇率风险,对需求和收汇均将产生影响。

一、中亚五国新鲜蔬菜市场分析

(一)哈萨克斯坦

近年来,哈萨克斯坦新鲜蔬菜需求整体呈增长态势,尽管国内供给也在增长,但品种少、产量有限,难以满足需求。据统计,哈国内40%以上蔬菜依赖进口,大量的进口蔬菜来自中国及欧盟国家。2012-2015年哈国新鲜蔬菜表观消费总量(注:本文提及的消费量均为表观消费量)保持增势,2016年小幅下降3.76%386.87万吨。根据预测,2017-2020年该市场整体将保持增长,预计到2020年市场容量将达到约446.84万吨的水平。贸易政策方面,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哈是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欧亚经济联盟条约》确定了联盟统一关境运行的法律基础,即统一关境内实行统一商品市场,对外实行统一关税和外贸调节措施。其他海关税费(海关手续费等)由哈萨克斯坦政府自行审定,哈国进口增值税和消费税由税务机关征缴。从2013215日起,凡属于海关联盟(CU)管辖下的产品,必须申请CU认证。

展望未来,在经济与人口增长的背景下,哈国内新鲜蔬菜供给缺口将持续存在,尤其是冬天需大量进口蔬菜,而中国蔬菜质优价廉、品种多、供给能力强。长远来看,对哈出口拥有较为广阔的市场空间,且我国对哈出口份额在新鲜蔬菜对五国出口总额中占据绝对优势。但另一方面,哈国贸易风险整体较高,本币坚戈汇率风险仍较为突出;该国内也试图鼓励增产以降低蔬菜进口依赖度,这些都是我国对哈蔬菜出口需要注意的风险点。

(二)吉尔吉斯斯坦

近年来,吉尔吉斯斯坦新鲜蔬菜需求整体呈增势,2016年消费总量为104.19万吨。尽管国内产出逐年攀升,但仍难以自足。番茄是该国2012-2016年进口量最大的蔬菜品种。蔬菜的进口来源国主要是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还有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未来随着需求增长,预计到2020年,吉国蔬菜消费总量将达到138.87万吨。贸易政策方面,吉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WTO所有成员国、以及与其达成有关双边协议的国家给予最惠国待遇。吉是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欧亚经济联盟条约》确定了联盟统一关境运行的法律基础,即统一关境内实行统一商品市场,对外实行统一关税和外贸调节措施。吉尔吉斯斯坦新鲜蔬菜相关认证标准主要包括:一般原产地证(CO)、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海关联盟CU-TR认证、《关于新鲜水果和蔬菜安全》的技术法规第26号政府令等。

    展望未来,吉国蔬菜自给能力不足,中国蔬菜的进入有望能够弥补吉冬季蔬菜品种少的短板,同时该国还具备发展转口贸易的条件,未来存在辐射周边市场的潜力。但同时,吉国人均蔬菜消费量较低(2016年吉国人均蔬菜消费量仅为171.3千克,明显低于哈萨克斯坦215.56千克的水平),规模效应还难以显现,需求波动风险突出,汇率风险也较高,这些都是在进军吉国蔬菜市场时需关注和采取措施的方面。

(三)塔吉克斯坦

近年来,塔吉克斯坦新鲜蔬菜需求整体呈增势,2016年消费总量为165.35万吨,受地理与气候条件影响,塔可种植的蔬菜品种非常少,生产较为分散,机械化程度低,产出总量较低,进口依赖具有持续性。随着经济复苏和居民收入增加,预计到2020年,塔蔬菜消费总量将达到211.17万吨。贸易政策方面,塔吉克斯坦迄今尚未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仍施行独立的关税体系;种子、植物、植物加工的进口产品必须办理植物检疫证书;目前执行的是国际、国家间、国家、行业和技术标准等多级标准;进口关税税率按种类的不同,分别征收0%2.5%5%7%10%15%的关税。

展望未来,我国新鲜蔬菜对塔出口前景整体有限,可能面临需求大幅波动以及信用风险高企的双重挑战。这主要是因为:第一,俄经济不景气及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低迷对塔吉克斯坦经济造成消极影响,本币索莫尼贬值导致进口成本上升,同时增加了通胀压力。第二,竞争风险突出,除中国外,塔还从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等国进口新鲜蔬菜,居民对俄罗斯和本地产蔬菜的偏好程度较高。第三,中国对塔出口蔬菜的量小且品种单一,多为葱属蔬菜,抵御需求及价格波动风险的能力差。另外,交通问题也影响了中塔在新鲜蔬菜等生鲜类产品的贸易往来。

(四)土库曼斯坦

近年来,土库曼斯坦新鲜蔬菜需求整体呈增势,2016年蔬菜消费总量为112.2万吨。该国约80%领土被卡拉库姆大沙漠覆盖,大量土地难以有效利用,气候干旱,技术落后,蔬菜品种少、反季生产能力不足。当地生产主要以露地常规蔬菜为主,几乎无绿叶蔬菜,番茄、各类萝卜、卷心菜三类产出合计占比近80%。随着人口增长,预计到2020年,该国蔬菜消费量仍将增至132.8万吨,这就为进口蔬菜创造了市场空间。贸易政策方面,土库曼斯坦现已初步形成独立的标准化和质检监督体系。《动植物检疫规定》要求对各类动植物产品的进出口(含过境)进行检疫检查,包括产品的特征和产地等。具体检查工作由土国家动物检疫局、植物检疫局和标准局共同负责执行。根据新版《进出口商品海关征税规定》,土新鲜蔬菜进口关税为0.15美元/公斤,鲜或冷藏的卷心菜、菜花、球茎甘蓝、羽毛甘蓝及类似的实用芥菜类蔬菜以及茄子和甜椒进口关税为1美元/公斤。

展望未来,土库曼斯坦与塔吉克斯坦较为相似,我国蔬菜出口贸易在这类市场将面临更多风险与挑战。这主要是因为:第一,土国内蔬菜市场容量仍相对有限,中国企业在土短期内难以实现规模效应,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5-20171-5月,中国未对土出口任何种类的新鲜蔬菜。第二,竞争风险突出,土与中亚重要蔬菜出口国乌兹别克斯坦接壤,中国蔬菜出口商还将面临荷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耳其、吉尔吉斯斯坦、阿联酋等国同业的竞争。第三,本币马纳特固定汇率制维系难度料将增大,外汇管制加强也将影响外经活动。

(五)乌兹别克斯坦

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新鲜蔬菜需求整体呈增势,因其本身是地区内重要的蔬菜出口大国,无论从供给还是消费,体量都远超其他四国,2016年该国消费总量为1109.35万吨;预计到2020年,乌新鲜蔬菜消费规模将达1352.35万吨。贸易政策方面,乌对于蔬菜类商品没有进出口的限制性规定,但蔬菜属于强制检验商品清单所包含61个大类商品之一。2017年上半年,乌共引进264ISO国际标准,其中涉及农业果蔬产品。该国鲜或冷藏的马铃薯(海关编码0701)进口关税税率为10%,其余蔬菜进口关税税率为30%

展望未来,我国蔬菜生产商对乌开展出口贸易前景整体较为严峻,但如果决心开拓该市场,可从产业投资的角度进行考虑,兼顾对中亚、俄罗斯以及欧盟市场的辐射。这主要是因为:第一,尽管该国也进口蔬菜,但基本不存在进口依赖,因本地蔬菜供给充足,进口蔬菜市场空间十分有限。第二,从历史数据看,我国果蔬行业对乌出口规模小,各年规模的剧烈波动显示出订单极不稳定的特征。第三,乌政府正逐步扩大果蔬种植面积,出口能力将持续提升,在邻国市场也对中国蔬菜造成威胁。第四,本币苏姆贬值压力持续显现,汇率风险突出,不利于贸易开展。从投资角度看,这有助于降低投资成本;苏姆兑欧元贬值也或将促进对欧盟市场出口。在研究对乌蔬菜产业投资的同时,因乌营商环境欠佳,我国企业还应注意该国存在的来自行政干预、汇率波动等方面的风险。

二、风险总评与前景展望

通过以上对中亚五国的蔬菜市场概况的分析,可见我国果蔬企业进军中亚市场存有较好的远景,但也有骨感的现实。现将这五个国别市场的机遇与优势、风险与挑战进行共性总结,要点如下:

(一)机遇&优势

第一,蔬菜市场的低基数决定了市场存在可发展空间。

第二,多数国家蔬菜自己能力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提升,进口蔬菜需求存在增长潜力。除乌兹别克斯坦外,其他国家蔬菜自给能力均不足,主要表现为:种植面积有限、技术落后特别是反季蔬菜种植能力不足;地理、气候原因所致无法有效提升产能等(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

第三,中国蔬菜企业供应能力强、蔬菜品种多、种植技术成熟,产业优势明显。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双边贸易和基础设施条件也将不断成熟,特别是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有助于中国蔬菜更多向中亚市场输出。

(二)风险&挑战

第一,受长期以来的生活习惯影响,中亚五国的蔬菜市场消费规模仍较为有限,不利于中企在出口贸易方面形成规模优势。

第二,历史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对中亚五国出口规模有限,且从总额看,同比增速波动很大,具体到各个国别,其稳定性就相对更差,这样的基础可能会阻碍贸易的可持续发展。尽管该市场因低基数而存在机遇,但同样是因为规模有限,也存在可供参考的历史数据和经验不足等问题,因此信用风险仍需审慎考量,事前调研必不可少。

第三,区域内竞争风险较为突出。这主要表现为邻国以及相邻区域内的别国同业竞争者带来的威胁,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乌兹别克斯坦。除乌之外,在土库曼斯坦,将面临与来自荷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耳其、吉尔吉斯斯坦、阿联酋等国同业的竞争;在吉克斯坦,还面临来自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国同业的竞争,该国居民对俄罗斯和本地产蔬菜的偏好程度较高也会削弱中国蔬菜的竞争力。

第四,经济因素对贸易也将产生关键影响。中亚国家国力有限,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也相对不足。从贸易角度看,汇率风险在中亚五国都不同程度的存在,未来也仍将是影响各国进口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是我国企业对其出口面临的较为突出的风险之一。

三、结论

根据有关实证研究结果,中国与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在水果蔬菜贸易领域的增长潜力要相对弱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增长潜力。据此,结合前述内容分析可知,尽管乌兹别克斯坦新鲜蔬菜市场规模最大,且历史增长记录不俗,但其作为区域内的果蔬主产国,不但未能给中国果蔬提供有效的市场空间,反而在邻国市场成为了我国企业的直接竞争对手,故在此不建议作为重点的潜力市场予以考虑。

综合以上,中亚五国市场中,对于我国蔬菜出口商而言,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蔬菜市场前景相对可观,建议如果有意开拓此领域,可以作为优先考察对象;而其他三个国家因为各自特点,对于我国果蔬出口企业,订单不稳、汇率贬值、竞争激烈等直接影响贸易的风险因素则更为突出,故相对而言,未来的市场潜力则逊色许多。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黑龙江省商务厅概况|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点击下载商务厅APP端(测试版)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商务厅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和平路173号     邮政编码:150040

商务厅网站标识码:2300000016     ICP备案号:黑ICP备11002438号-1         黑公网安备 23011002000130号